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手机版
一辈子中文 > 都市小说 > 浮花皆尽 > 第十一章 寒池去火
????昨夜胭脂前脚跨出去,青黛便放了碗筷追出去,却未曾想,还是让她出了府。整个煌城能让胭脂半夜溜去的,也就那酒家了...青黛便也无心再吃下去,只回屋换了身衣裳,散尽身上的油味儿便到主院儿候着,一直到天角发白,再到竹芜起身准备膳食,最后兰釉抱着洗晒熏香过的棉被来,都不曾等到胭脂归来。

????青黛冷哼自嘲,指腹摩挲着剑柄刻字,周遭寒气裹身,唯有手心留有一丝温度。胭脂这些年是随性惯了,而八年前初识胭脂之时,她与皇族贵胄娇养出的小姐,又有何大区别,若要追根究底其中的转变,也只是嫌命太长。只是余下六人解决之后,该如何善后...

????兰釉甫进院儿,就瞧见了寝房门前的青黛,厚重的玄色绒氅裹在身上,倚靠在白墙边缘,发髻一丝不苟,面容却稍显憔悴。兰釉踱步过去,棉被松软遮掩了正前方的视线,她侧身探出头,只感觉到青黛周身的冷凝,加上眼下的乌青凹陷,迟疑片刻,有些不合时宜问道,“青黛姐姐你候了一宿?”见她漠然颔首,心中也有些明白情况,“主子这会儿都没回来,莫不是宿醉厉害...”

????“...”青黛嘴角一撇,戾气自眉眼毫不掩饰散开,早晚她要寻个由头拆了那酒馆。

????兰釉及时住嘴别开视线,脚下往前挪,不用想也知道青黛此刻恐怕已然气急,“既然主子没回来,那这被子也不必换了,青黛姐姐我先去干别的活了。”说着却又想起另外的事,兰釉顿时苦着脸停下来,懊恼方才说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,正事儿都给忘了。她谨慎瞥着青黛的神色,看着她垂眸隐忍,秀眉紧蹙,稍许不耐便要吃人的架势,只转身将脸隐在被子后面,“还有一事,青黛姐姐莫要生气,那、那带回来的男人恐怕被主子一并带走了...”

????人被带走?青黛冷哼一声,不用猜也晓得胭脂的算盘,怒气还未发作,她眸光一凛,便见从侧院高墙翻身而入一道身影,迅速窜入院中,正是胭脂。酒气顺着微风扑来,青黛咬牙两步并做一步截上去,却依旧晚了一拳之远,让胭脂卸了外袍,滑进院中冰寒池水中。

????听得水声,兰釉这才回神反应,侧身望去心中暗道不好,不敢马虎,转身进屋将棉被放下便去厨院寻竹芜。

????周遭巡视的白袍人也似是有所察觉全数涌过来,相视而望不等命令,在潭水四周架起柴火。青黛一瞥四周堆积的白雪,以及寒潭被破的冰层,伸手便要拉胭脂起来,“主子,竹芜备了醒酒汤,清热去燥,你且先上来罢。”

????胭脂面露不悦胸腹灼热之感越发上移,每吐出一口气,仿佛便要融了面前的冰层,摆手之时却叫那冰层棱角划伤手臂,渗出的血液却又黏在肌肤不曾晕开,仿佛凝固了一般。

????“主子!”青黛不由分说便跪下去,积雪霎时融化浸湿裤摆,“天寒地冻,这般泡下去,身子定是吃不消的。”

????水中的胭脂闭目蹙眉,青黛更是心急,跪行过去,“主子!您先起来,喝了汤散开酒气胸腹便不会烧得慌。这般逞一时爽快,定是要在房内躺个小半个月才得缓!主子,奴婢求您了,快些起来吧。”

????胭脂闻言这才睁开眼,眼窝深陷,双唇乌红干涩,她瞥向青黛跪着的膝盖,那‘奴婢’二字又如寒刃直逼胸腔。胭脂咬牙起身,泡在寒池中的长发立即干硬,青黛立即将自己肩上的狐裘披在她身上,费力起身却是一个踉跄险些跪进水中。

????急忙赶来的竹芜兰釉急忙跑过去,竹芜立于一侧将手中的棉袍亦是披在胭脂身上,兰釉则替她穿上厚靴,忙扶着去屋内。

????书阁外。

????阁楼门口台阶下压实的黄沙地面凹槽处结着冰碴,越靠近阁楼,脚底而上的寒凉便逐渐变浅,取而代之的是阁楼内的拂上衣袍的暖意。院落与阁楼两侧的白袍女子未曾撤离,苏昱站在阁楼内,眉头却紧锁。

????他同胭脂甫归,胭脂直奔后院,他便也趁此机会片刻不敢耽搁往书阁而来,相较于胭脂改变主意,苏昱心知,此事若是被仍在这宅邸中的青黛知晓,恐怕会有更大的麻烦。苏昱站定在屋内,上次偶然进入,不过匆匆略过,层层木架上摆放着的的确是珍贵藏书与手札。苏昱退至门口,环视一周,游记诗经医药野史,狩猎颇多,但格局大同小异,无一多余的摆设或是出口,无特别引人注意之处。这两日在院中查探,白袍护卫不似侍从丫鬟打杂,却是日夜巡逻,只是不知晓守卫的是何物何人。

????思及此,苏昱觉得颇为讽刺,这宅内处处他皆走遍,无人阻拦却让他心生疑虑这是请君入瓮的戏码,只是就眼下而言,他着实不清楚那些白袍人的底细与作用。

????收回思绪,苏昱思忖片刻,侧头左望,地面光洁平整,但彼时胭脂便坐在那儿,他抬脚踱步,从最上层往下查看。只是方蹲下,苏昱便隐隐瞧见那书架底层之下,有一张叠好的泛黄纸张。

????苏昱胸口一顿,侧头望了眼屋外,便迅速将其抽出起身行至另一端,刚好错开正门敞开、光线照射的范围。纸张褶皱不少,又被磨平柔软,边角处还有虫蛀的痕迹,表面朝上的一小片区略有些灰烬,却也不过搁置了不过十日的程度,透过背面,苏昱能看见里面俊逸娟秀的字迹。他轻轻展开,只粗略一看,心中立刻汹涌波涛。

????其上写着两行,第一行多半乃是数年来死于圣乐坊之手的江湖侠客,共四十八人。一半以上的名讳苏昱此次出门前便烂熟于心,余下几个恐怕因其乃是无名小辈,江湖未曾传开,前四十六人的名讳之上皆被划上朱砂,剩下的两个,便赫然是苏母其名,以及当朝权贵之子韩烨。

????苏昱蹙眉,那韩烨纨绔风流,常踏足烟酒风月之地,与商贾之间有所交涉,这便对此人略有耳闻,这韩烨应当未曾收到圣乐坊的帖子。倘若他猜想得不错,被划上朱砂的已然命丧黄泉,而剩下两个便是圣乐坊接下来的目标。只是这些人之间,单论韩烨与苏母,便毫无干系。苏昱往下看去,便见这些名讳之下,每一个都对应于另一个佶屈拗口的代称,他不解其意,但其共五十三,多了五个。

????难不成...苏昱心绪百转,陡然忆起那日胭脂所言,这五十三人难不成便是圣乐坊全部的目标?

????来不及细想,门外的白袍女子忽而一动,连带着廊道刚拐过转角悉数朝着后院的方向而去。苏昱一顿,两步跟上转过廊道拐角,却见白袍之人皆围在院中的池边,沉吟片刻便将手中的纸张叠好放入袖口,而后却是转身从归来时的墙垣翻身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