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手机版
一辈子中文 > 都市小说 > 浮花皆尽 > 第十九章 佳人奈何
????寒风好似带着细碎的冰碴,扑面刺来又灌入衣襟,肌肤带着微疼下一刻却又麻木,青黛未动,发髻微乱,耳发飘散在脸前挡住了几许视线,待耳畔传来一声尖锐哨声,青黛这才将视线从兰釉离开的方向挪回,竹芜的绿螭骢便自官道方向踏雪而来。

????竹芜将马背包裹行囊内侧向来备好的两把铁铲取出,双手早已通红,一身青色衣袍血迹狼狈,只是眉眼依旧带着南边的柔情暖意,仿佛方才的刀剑屠戮不曾发生。她取出一方干净的棉布置于雪地,而后将自己的真红弯刀连带着青黛的长剑一并放下。此地离官道甚近,本就是边陲之地,来往商队兵马不在少数,这些尸首便要好生处理。竹芜躬身便铲雪出一片空地,而后掘土挖坑,只是地面土壤因渗入的雪水凝结成块,敲击难碎,动静便着实有些大。

????青黛回了神未做言语,心中叹气将另一铁锹拾起而后挡在竹芜面前示意相帮,她双手握住,使力将手中半臂长的铲子垂直切入,地面整块土壤表层便立即破裂,下层稀松的泥土显露出来,而青黛手中的铁铲前端却有些变形。

????竹芜对青黛的蛮力早已见怪不怪,面上感激轻笑,却蹙眉上下多瞧了几眼。她知晓青黛自出府便一直惦记着什么,这才一路心不在焉,几铲下去她终究忍不住问道,“青黛姐姐可还是在担忧主子?”

????青黛微微一愣,半晌才颔首承认,心中不知多是无奈,还是难下心结。

????起初与胭脂选择居身煌城,不过是看中了此地严寒的气候,但这城外委实凄清人迹罕至。偌大的宅邸内,虽有这些侍从,但实际却只能算胭脂一人住着,连半个搭话之人都没有。许是这层缘故,胭脂越发寡言,整日惶惶度日,自前年兰釉从路边偶遇清秀男子拐回煌城,送至胭脂身边,希冀能陪伴着胭脂后,每隔几个月那男子逃后兰釉回去善后,而后又会物色别的男子。

????这贫瘠边陲,又是贼匪窝子,任谁也会避而远之。而胭脂又是向来不愿勉强,时间一长便腻了整日被人警惕,便故意给脱逃的机会。饶是如此,她还是放纵着兰釉与胭脂胡闹。这给了她回煌城的正当理由,时不时照顾随性惯了的胭脂。

????可不论是青黛,还是竹芜兰釉,都瞧得出来,主子面上不在意可这事一直如鲠在喉。正值韶华年岁,若有人相陪往来,纵然是日复一日虚度光阴,也不会过于寂寥孤独。

????青黛神情淡漠,眸光深沉似有年岁沉沦,“主子孤身经年,心思沉静,对人情世故忌讳莫深。但终归不过十六岁,于你于兰釉还要年幼,这江湖视我圣乐坊为异类,人心叵测,我如何放心得下?”

????竹芜带着几分笑意,面颊两侧生了一层薄汗,地面的凹陷深起来,“看来青黛姐姐是在顾忌着年前带回来的那个男人。”

????青黛顿时觉得心烦意乱,手中握紧铁锹下手越发用力。那男人本随胭脂进城,一整夜的机会,未脱身也就罢了,那偏院儿的书阁于胭脂而言别有意义,就连她平日也不好平白无故进入打扰,竟为那男人敞开。不过寥寥数日,那男人便得了胭脂另眼对待,竟有些能促膝而谈的进展。她将这些繁杂的思绪抽回,语气带了几分愤懑,“倘若真有人能如你我伴在主子身侧照看着自然最好,可那男人终归来历不明,虽废了功夫,可若有二心,你我却是鞭长莫及。”

????“姐姐便是太将主子看做孩子了,可姐姐莫不是忘了,主子早些年南来北往,将圣乐坊四处部署,缜密计划这才有了如今的江湖局势。只是主子异于常人,又未曾习武比不得咱们,便将身子拖垮险些酿成大祸。倒也因此,主子歇下来将全权交给青黛姐姐。竹芜也知晓,主子虽对风花雪月男欢女爱知之甚少,但主子更多的是理智判断,断不会一时意气冲动,既然信那个男人,自然有她的道理。”当年才跟随主子之时,正是武林盟主命丧三月后,整个江湖闹得人心惶惶,竹芜见圣乐坊的主子不过是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女子,惊骇之余也不得不佩服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胆识。

????青黛自然也明白这个,只是煌城此地向来隐秘,这么多年都不曾被人怀疑,这次埋伏的时机着实有些巧,“主子来此的使命眼见就要终了,届时圣乐坊定然溃散。我怕的,却是主子自暴自弃,听之任之。”

????竹芜身形一滞,有些答不上话,以她对主子的了解,以及这一两年主子与青黛姐姐计划全身而退的迹象,这个的确有可能。周遭顿时只有枯藤风响,与铲土的躁动,她忽而想起一事,嘴叫带上几分嗔笑,“我忽然记起,我与兰妹妹是青黛姐姐收留的,彼时主子身子不好,姐姐便只信任我二人。后来咱们遇见了逃亡的周先生,主子向来不是乐善好施的主,谁知那次无论如何也要救下周先生,青黛姐姐便亦是眼下这般态度,不斩草除根绝不放心,我与兰妹妹跟着附和。可主子却默默不语,待我们说够了便将周先生安排在别院儿住下,怎么都不得劝,将我们急了好些时候,轮流回府邸看着,没想到至今周先生却是帮了我们不少。“

????“...是啊。”青黛冷凝的眸光染上几分柔和,往事再提,竟从心底生出暖意。

????竹芜见她不复方才心事重重,自然也感染了些愉悦轻快,“话说回来,眼下已经初四了,我记得周先生上回出关,留话说三月开春便会回来?”

????“是,届时正好让周先生抽空寻个新宅子,劝主子移地居住。煌城太过偏远严寒,费事只是一面,那地方着实不是养人之地,主子身子每况愈下,若能住在中原,寻个大夫亦是甚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