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手机版
一辈子中文 > 都市小说 > 浮花皆尽 > 第二十一章折回规劝
????苏昱双手扣在小腹前,身子早已暖和,他望着胭脂的背影,心中只觉冰寒入骨。不论何人,将圣月坊发展到如今势力,该是如何的胆识与谋略。若真是眼前他本认为容易拿捏的胭脂,那以她的胸襟与眼见,兴许早已将他看穿,只是不曾言明。

????苏昱不敢深思下去,起身欲往胭脂身侧而去,刚迈开一步,自楼外右侧传来青黛的声音。

????“主子?”

????苏昱闻声一顿,立即退步回木桌前坐下,假意看着棋盘上的残局,却不动声色将身形靠向内侧,错开青黛的视角。

????胭脂侧头看过去,直起身子,下意识提起几分笑意,青黛自墙垣翻身跃下,两步靠近,嘴里冒着热气,唇色却暗沉,想必是一路纵马狂奔回来,“你怎的又折回来了?”

????等青黛站定,深吸一口气,这才回道,“年关之时,我本有些事想同主子商量,我心知主子听不进去,便忍了下去。可今日在煌城官道遇伏,我便不想再耽搁。”

????胭脂垂头看着左手手腕的红绳,纤细的指节顺着编织的纹路寸寸向下,她猜得到青黛想说什么。

????得不到回应,青黛心急,干脆直言,“主子,听我一句,早日迁居。”

????“这里我住这甚好,等一切了结后再考虑吧。”

????意料之内,青黛叹气,却也只能劝道,“之前煌城还算安全,主子暂时住在这里倒也无妨,只是身子受累,而今日已有人潜伏于宅邸不远,这里早晚会教人发现。倘若主子真不愿去南边,再在北疆寻个严寒之地也可。”

????胭脂眸光微闪,别开脸望向另一侧,“六年都相安无事,也不差这一会儿。”

????“主子!”青黛面色难看,她心里又清楚,一旦胭脂决意要做的事,她着实没那个信心能劝动,“一旦这宅邸大白天下,定然会有不少聚众讨伐,年后事务繁多,青黛难保能随时顾及主子这边。”

????胭脂轻笑,不动声色回头对上青黛视线,“我何曾需要你如此周全保护了?”

????青黛一顿,好似想到了什么,“我并非是怀疑主子的能力,只是眼下大事将成,主子切莫大意。倘若不得善后,恐怕以后都寸步难行。”

????胭脂漫不经心,只微微颔首,“我心中有数,我也知你顾虑周全,但这里你不必担忧。”

????眼瞧着面前的主子把玩着腕上的红绳,青黛将扣在剑柄上的手垂下,鬓角发髻微有些乱,她半掩双眸,嘴角带了些不自在的笑意,她跟随胭脂这么多年,胭脂的一颦一蹙她甚是清楚,胭脂越是不听劝,不重视此后果,她便越觉得,胭脂无全身而退的打算。青黛缓和语气,不再提迁居之事转口却道,“主子方周岁我便跟随左右,我知晓主子从来都是有主见之人,不过,青黛还是那句话。”

????胭脂抬头,双眸依旧透亮漆黑。

????青黛抿嘴,不复方才满腔焦急,反而沉下心来,“您能来此,是家国背弃,头顶被冠上的、是叛贼逆党,您何故还要死守亲族道义!这里的一切,这里的生活难道不会比起主子您所经历的那八年要好上千倍万倍吗?青黛私以为,主子您完全可以好好活下去,为何不肯往前看?”

????八年前胭脂与青黛刚踏上这片土地时,这里的一切都与原来的地方不同,没有了血统的压迫,隔绝了所有来自族人的唾弃、以及父兄的隔阂。

????虽说是流放,但这里比想象中好得太多,宛若到了世外桃源,那时青黛便已经希望她能借此重生,完全以这里的崭新的身份活下去。

????如此八年,胭脂都不肯改变心意,她坚持自己生来便有一番使命。

????胭脂蹙眉,有些话她只能咽进肚里,自来此,她余生所有的价值,便只剩下父兄的使命。胭脂垂眸迫使自己冷静下来,摆手道,“别说了,我意已决。”说完她蓦地起身,长裙后摆垂在地面,她往前走了几步,光脚踏在湿润的地面上,缓步迈着,胭脂不再看青黛,往主院而去,临至廊道拐角,她却又添了一句,“时辰不早了,快些南下吧。”

????青黛心下焦急却又生出疑惑,胭脂今日反应,委实有些推诿抗拒,她握住佩剑剑柄,再往书门前跨去,便见苏昱正在书桌前,稳坐泰山。

????苏昱在书内全听进了耳,心中惊疑不定,那韩烨竟如此快便差人寻至此处?还设下了埋伏?

????苏昱听见一声自嘲冷哼,抬眸望过去,原本门口的胭脂已经不知去向,眼下却是青黛立在台阶上,眸光凛冽。

????他故作惶恐不安,垂眸盯着棋盘,又想起方才青黛所言,胭脂究竟是什么来头?

????苏昱按兵不动,青黛失了耐心轻蔑道,“你一直在此?”

????青黛心中只觉得可笑,胭脂接连为了这个男人破例,甚至为保全他催促她动身启程。

????可苏昱并无回答之意,分明是在挑衅。青黛把上腰侧剑柄,泠然侧头,强忍耐下杀意。这男人莫非还真将圣乐坊的老窝当成自己家了?

????胭脂难得有另眼相看之人,她虽诸多猜忌,却也不愿杀了他。可就这么不为所动,她终究意难平,青黛抬脚进屋,两步靠近,一把揪过苏昱的衣襟,右手单手竟将他提了起来。面前的矮桌连带着棋盘掀至一侧,黑白棋子散落一地。

????苏昱心中又是被她这般力道所震撼,不等他反应,青黛左手拾起地面的兔绒外袍,随手裹在苏昱头顶,一同扔出楼,“这楼乃是禁地,纵是主子同意,你也最好管住两条腿少往这院子迈。”

????苏昱跌在地面,突然遇冷骤然咳嗽两声,又吸入了这外袍的绒毛,咽喉顿时一阵痒,他将外袍从头顶取下来放在腰腹前,并未立即起身,只清了清嗓。

????再睁开眼,青黛已站在他面前,面露杀意,“若被我知晓你有何旁的心思,我便替你砍了不规矩的脑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