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手机版
一辈子中文 > 都市小说 > 我和美女上司 > 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 保密工作
????沈国平看着父亲越发严肃的面孔,很是小心地说:“您说对,我刚担任东岭省委书记,确实有很多方面考虑的不太周全,但是我相信……”

????“我说了,这是咱们父子的私人谈话,你没有必要给我打这种官腔。”沈从荣打断了沈国平的话,“我问你,方圆地产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方圆地产!沈国平听到这四个字心里不由一惊,这方圆地产的实际法人,可是他那原本应该在监狱服刑的儿子的,自己的父亲怎么会知道这件事?

????沈国平深知父亲的秉性,自己大义灭亲只是给外人做做样子,可是自己父亲却是丝毫不会假公济私的。

????虽然心里有些没底,可是沈国平自然不是年轻小辈,不会轻易将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,“您说的方圆地产,是东岭临山市中心街的开发商吗?方圆地产是正规的地产开发公司,而且具备相应的开发资质。”

????“真的是这样吗?”沈从荣很是严肃地反问。

????“这一点你放心,方圆地产前身是东岭建安集团,是一家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地产开发公司。当然为了帮扶本土企业,也为了便于管理,临山市中心街开发项目在招标上的确是有意偏向方圆地产的,这一点我不否认。”

????临山市中心街拆迁整改以及后续开发,也是按照相关规定进行项目招标的。当然这个项目招标,明显只是走个过场而已。

????为此这件事也让许多参与竞标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不满,甚至还对东岭省以及临山市存在暗箱操作问题,进行了一系列的举报。

????在这一系列举报中,更是有人指出方圆地产和省委书记沈国平颇有关系,甚至更有知情点破,方圆地产就是沈国平儿子沈方平的地产公司。

????因为这些事情也是让沈国平很是头疼,不过好在孟何川那边安排的足够好,把已经破产倒闭的东岭建安集团挂在了方圆地产名下,才算是平息了这件事。

????虽然对于东岭省和临山市与方圆地产暗箱操作的举报非常强烈,但是由于没有实质性的证据,目前相关部门也并没有对此事展开太深入的调查。

????“你说的这些,我并不怎么了解,可是我不希望你重蹈在锦川省的覆辙!”

????正如沈从荣书记所说,沈国平之前在锦川省时,也是因为有人举报了他儿子的锦川地产,从而致使关于沈方平的问题被一一暴露。

????一提到锦川省的事情,沈国平心里就有些窝火,“方平在锦川省时确实做过一些违纪问题,但是问题绝对没有那么严重,这都是张家的恶意陷害之举,您也知道,张家与我们沈家……”

????“什么张家、沈家,谁给你们分的这么明白的?不管是谁,都是在为国家在为人民做事的,而不是为自己家做事的!”

????沈从荣很是严肃地打断了沈国平的话,这对领导向来最反对的就是拉帮结派,结党营私!

????“您说的对,可是张书记那边却不是这样想的,就上次方平的事件,他们明显是在联合针对,就连三叔……”

????“这些事情你不要说了,现在我只要你记住,你身份东岭省委书记,必须要放下自己的私心!”

????“您的教诲,我牢记于心。”

????沈国平连连点头,可是心里却对自己父亲的一些态度很是抵触。如果之前在锦川省时,父亲肯为自己说几句话,岂能轮到他张家的人来查自己?

????“另外,我听说你是有心想要推荐孟何川担任东岭省长?”沈从荣书记终于问到孟何川。

????“这个我在今天的会议上的确提了一下,何川书记的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,另外他也一直是您手下的人……”

????“国平,你什么时候可以把这种人情关系的东西放下?我们体制内不能搞这些东西,不管做什么事,人情关系都不能在考虑之中!”

????沈国平又是一阵点头,他很少主动和父亲沈从荣见面,主要原因就是几乎每次,都少了来自父亲的批评。

????“孟何川的这个东岭省长候选人,燕京方面是不会给予批准的。之前李兆正在东岭省时,是不是也对你提及过一些关于孟何川的问题?”

????“这个确实有,不过我也是对孟何川进行的严格的工作观察,只是并没有发现之前兆正书记所说的问题,这可能是兆正书记的一些偏见吧。”

????“说别人有偏见我可能还信,但是李兆正不是一个心怀偏见的人。”

????李兆正、孟何川说起来都曾经在沈从荣手下任职,显然沈书记对于李兆正这个前任东岭省委书记更为了解一些,而且这种了解是非常正确的。

????“孟何川这个人,必须要给予严格的监督!”沈从荣书记的话只说到了这里,至于关于孟何川涉嫌海外洗钱的问题,他却是对自己儿子只字未提。

????调查孟何川洗钱问题,因为可能所牵扯的人太多,所以是一项保密调查工作。沈从荣身为这件事的负责领导,即便是对自己儿子也是要进行保密的。

????并非沈从荣不信任沈国平,因为这是原则问题。

????事实上沈从荣的所有批评督导,都是希望这个儿子能够尽职尽责,在东岭省尽到一个省委书记的最大职责,这便是他的期望。

????沈国平虽然早已经过了中年,可是对于父亲说的那些话,他却从来没有赞同过。

????沈家本应该是最有底气的,可是正是因为父亲总是讲什么原则,让自己在这官场上都要时时忍气吞声,这到底有什么意义?这只能证明沈家的手腕太软了!

????离开父亲的书房后,沈国平乘车来到位于燕京北郊的一处综合休闲度假村。这个地方,也算是燕京一些大人物们时常光顾的地方。

????“国平书记,你这次可是真的露脸了,东岭省综合经济发展全国第一,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。”

????休闲茶厅里,几个部级领导与沈国平相坐在一起,言语之中对沈国平也算颇有几分奉承之意。

????虽然大家都算是平起平坐,可是谁都知道沈国平的父亲那是燕京的中枢的高层领导,而沈家更是在这体制之内屈指可数的存在。

????如此一来,沈国平和其他平级干部坐在一起,无形中都高出了一截。

????如今沈国平虽然是东岭省委书记,可是凭借在东岭省的政绩,以及沈家的能力,未来进入燕京中枢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????对于这些奉承之言,沈国平虽然是习以为常,可是每次听到后心里却还是格外的舒服。而几天的这些奉承之言,更是一扫刚才被父亲批评的郁闷之气。

????“孙主任,最近中纪委这边有没有什么动向,我说的是对东岭省的一些东向?”离开茶厅后,沈国平特意和中纪委的一位主任单独来到了度假村的高尔夫球场。

????“国平书记你放心就是,虽然中纪委接到一些关于东岭省的问题举报,不过这些举报显然没有太多真实性,你那边没有什么事的。”

????“那就好,我就是担心像之前在锦川省时,被人暗地里做文章。”

????“现在张书记那边的事情也挺多,也是自顾不暇,应该是没有心思和精力的,更何况张家的那位老爷子上周已经过世了。”

????“这真是让人没有想到,张家那位本来身体很好的,这人说没就没了,真是可惜了啊。”沈国平嘴上说可惜,可是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微笑。

????一直以来,燕京张家之所以能与沈家不相上下,就是张家同样有一位功勋卓着的老爷子,可是就在上周,张家那位却突发重病离世了。

????“对了,我刚从我父亲那边过来,他跟我提到了孟何川,这孟何川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

????“有什么问题,这个我也不太清楚,我也是听说了一点,好像是孟何川在中投海外有一些问题,不过纪委这边并没有要查的意思,毕竟孟何川之前也是沈书记的下属。”

????孙主任虽然如此说,可是沈国平心里却不由有些担心,因为他知道孟何川在中投海外,确实存在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。

????“这件事还希望孙主任多留点神,毕竟孟何川是东岭省临山市委书记,如果有什么事情,我这边也好有个准备。”

????“国平书记见外了,我们之间没有必要那么客气。”